一哲  

杂念

你不觉得碳酸饮料一大口喝下去就很开心吗?气泡都在打嗝的时候欢快的跑出来。

哈哈哈。

【好可爱哦】

存档

她捏着桨努力往那人手里塞,顾不上对方惊讶或厌恶的表情,她不知道现在自己看起来是什么样也不敢看对方什么反应。她用力用那人的手抓住那只破破烂烂的木桨,用快稳不住的句子磕磕绊绊的讲:“你知道吗?想逃避就逃避好了,没什么的,真的。”真的,她压住想逃开的念头耷拉着头,“我说真的。”

那人只应了一声,她急得抓几下头发,还想跺脚。

“去他妈的。”

语气恶狠狠的,“不管了。”她冲上去抱住那人比自己瘦小的多的身体,等那人头发蹭的她面颊直痒痒才不安起来,哆嗦着手小心翼翼的环住对方的肩膀。

“我说。”犬齿咬了几下中午吃面烫到的下嘴唇,一边放空脑子一边绞尽脑汁的想,应该讲什么,应该怎么讲。

给你了。
有意思...

杂念

“你看我干嘛?”

不太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那人时时露出的微笑只叫她喉头发痒又觉得气愤。

笑容是不是敷衍,话语够不够真心。

半截小臂的距离合适吗,违心的话能讲吗,我给的会觉得多余吗,有生出厌烦吗,到底在笑什么。

那人眼里的光总会使她慌神,想或者想起一些东西。比如大年三十被烟花的气味光点响声充斥的广场,从牛肉面上升起的水汽,硌的人背疼的铁丝网,周五下午河边呼啦啦的风,六个小时以上只剩下随机播放音乐声的家门口,芒果红茶苏打的甜味,低到听不清的声音。

我可以跟你讲吗?你愿意听我讲吗?她思考了一会儿:“因为你可爱啊。”

杂念

是有极限的……说不能往前就真的不能往前了……

杂念

纠结再多有啥用吗?没有。不想狡辩了搞得跟什么一样,就:

喜欢你啊。

杂念

很难想象于维是怎么表白的诶……【朋友,要一起来嗑药吗?】【不不不】【讲谈恋爱是嗑药倒也没差多少啦……】

杂念

【突然和别人脸距离很近,我大概会被吓成突然看见黄瓜的猫……】

【参照有】

【和我无关,真的】

【被灌酒之前的时间点】


肖池蹲在饮水机前冲麦片,那人懒散的坐着画作业,鼠标键盘的敲击声都带着悠闲的调子。肖池在水没过杯口以前关上龙头,同时往后挪半步准备站起身,没算好距离也不知道是踩了哪个室友乱放的鞋,她晃了几下抓住椅背才站稳,朝左偏的脑袋正对那人带着笑的脸。

笑得再可爱也掩盖不了你幸灾乐祸的心情,肖池也就心里想想,那人带着浅笑的脸就足够叫她缴械投降,何况眼下漂亮的深棕色眼睛认真的看着的只有自己一个,完了,她试图平复自己突然涌起的情绪。

屏住呼吸似乎也能闻到那人身上温暖的味道,来自对方的鼻息慢慢的划过肖池...

杂念

记梗

【梗永远是新鲜的最好吃】

【下一次得及时记下来】

瞧着杨文语一抽一抽的背部线条和微红的耳尖,出于为自家恋人在课上挽回些面子的考量,于维探出半个身子把那人肩膀按到桌下同时嘴唇贴到刚打完嗝的嘴上。

游刃有余地咬住于维上唇的年下似乎并没有被吓到,半个人藏在桌下捏着于维的脸笑得开心,倒是于维,呆呆的任那人作弄,没一点年长者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嗝倒是没再打了。

杂念

有问题可问真好,上一周的自己总是不负责任但充满活力发着光,能向老师提出问题还可以狡辩几句,使得蜷在台灯下捏着手机的三五分钟也变得紧张起来。


给脑子顺毛挺有意思的。

杂念

【存一下之前的】

【看完一堆安价之后本来想敲个小短篇,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在写啥了】

【应该是一年前写的?】

【心路历程和草稿的混合版】

【应该……不,会坑很久】

前几天翻了翻喜欢的太太的文,亲友成恋人糊我一脸糖。想拖个朋友组个cp玩,并没有人陪我玩。

 

这样发出去就真的太明显了【躺

以及我现在真的很不懂其他人的想法诶,这么看来得亏我没脱团,不然绝对是天天被骂被吃的死死的。想想就很可怕。

 

好烦,这种感觉真的够了。到底在纠结什么啊,有的没的手牵手跳起舞,挤着喘不过气的肺泡。勉强记得的灰尘混进空气到达鼻腔拥抱柔软的呼吸道粘膜,戳不到也洗不掉,灰蒙蒙的一片倒...

©一哲 Powered by LOFTER